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愛情曾來過小說

愛情曾來過小說

作者:沈書顏 主角:黎可可傅堯寒  來源:盒子小說

完結付費 虐戀短篇

《愛情曾來過小說》作者沈書顏,主角黎可可傅堯寒,這本小說的魅力在于,取材新穎,內容不俗套,主角人設受讀者喜愛,作者寫作手法嫻熟,善用伏筆,使人回味無窮,極佳好文,值得推薦。...

8萬字 更新:2020/02/25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
  • 評論

《愛情曾來過小說》作者沈書顏,主角黎可可傅堯寒,這本小說的魅力在于,取材新穎,內容不俗套,主角人設受讀者喜愛,作者寫作手法嫻熟,善用伏筆,使人回味無窮,極佳好文,值得推薦。

免費閱讀

“可可,你身體弱,好好休息別再感冒了。”男人給她撐了傘,將她往傘下帶了帶。

黎可可點點頭,“知道。”她抬頭看向他,“路上回去注意安全,雨天路滑。”

被稱作席嶸的男人溫柔地笑了笑,將手里的傘柄放進她手中。“有事給我打電話,沒事也可以找我。我現在回了京城,能隨叫隨到。”

黎可可接過傘,輕輕推了一下他的后背,以妹妹叮囑哥哥那般,說道:“知道了,夜深了你趕緊回家。”

她目送席嶸進了車,朝他揮了揮手。一直看著賓利車尾消失在林蔭道,黎可可才轉身進了院子。

從林蔭道到別墅院內,中間有一條比較窄的十字路。

黎可可記得。

去年這個時候,下了大雪,絨毛大雪。

白雪將十字路淹沒,清晨起得很早,傅堯寒陪她在院子里玩雪。她跑著跑著,不小心被十字路絆了一跤。

摔在雪堆里。

男人也便故意摔了下來,將她摟進懷里,一并抱了起來。

她想,那時候的傅堯寒,是有一點喜歡她的吧?

“……”

她病了三天,昏迷了三天。發了高燒,一直到今天下午才醒。若不是席嶸前天回國,路過街邊將她救了。

也許,她就凍死在京城某街角。

黎可可走過十字路,雪花在她的鞋底凝固,在寂靜的夜里發出“咯”的窸窣聲。

院子里燈光不亮,只能借著林蔭道上路燈的光。

快要走到別墅門口,她才恍惚地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許是覺得不會在這里看到他,所以看到他的時候視線都有點糊。

不真切的糊。

黎可可停下腳,看了他一會兒。

直到男人開了口,喊了她一聲“可可?”,她才回過神。

確認是他,黎可可握著傘柄的手驀地收緊了。抿了抿唇,才邁開步子往他的方向走去。

走到他跟前,傅堯寒便伸手拿過她手里的傘,仍在一旁的雪地里。

男人輕輕地握了握她的手,“去哪了?天寒地凍,不在家里待著,一個勁地往外跑?”

他的手很暖,將熱量傳遞到她手心里。但他落在她臉上的目光,卻冷得可怕,比這深夜雪地的寒更要多上幾分。

黎可可知道,他是為了夏如許的事。

他已經認定是她做的,就算她解釋,他也不會信。

情人與未婚妻之間,他果斷選擇了后者。不管傅堯寒曾經或以后有多少情人,夏如許都是他唯一的妻子。

而她,只是他風花雪月中的一瞥。

黎可可彎了彎腰,放低了姿態輕輕說了句:“對不起。”

她的聲音很輕,輕得有些無力。

這三年來,傅堯寒很寵她,她在他面前向來是小女孩般玩鬧。偶爾使使小性子,調皮地捉弄他一下。

他都會包容。

從沒向現在這樣,朝他低頭認錯。

這樣一低頭,黎可可也徹底清楚明白,以后的傅堯寒和黎可可,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他寵愛她,她崇拜他了。

只能變成,他高高在上,她逐漸仰望。

吳媽從別墅里出來,見那兩人站在雪里不動,立馬跑了過去。“小姐您回來了,這幾天一直在醫院照顧您母親嗎?”

“先生咱們先進屋吧,外邊冷。姜湯我已經煮好了,喝一點去去寒。”

傅堯寒“嗯”了一聲,將視線從黎可可臉上收了回來。拉著她的手,一起進了別墅。

屋里開著墻暖,四處暖和。

黎可可進門,身子上的冷氣漸漸驅散。

“小姐,以后出門去哪,記得給我打個電話。您三天不在家,我可擔心了。”

黎可可換鞋后,走在傅堯寒身后,吳媽身旁。她輕輕地淡笑,“我知道了吳媽。”

聽到她的聲音,婦人顯然一愣。驚訝地下意識抓住了黎可可的手,“小姐您能開口說話了?什么時候的事啊?”

“就是這兩天,突然能說話了。”

母親墜樓,她目睹現場,因受了太大刺激而后天失聲。

三天前的雪夜里,無意識開口說了話。

“太好了。”吳媽驚喜。“我去廚房端姜湯,您和先生在客廳里先坐一會兒。”

黎可可點點頭,“好。”

吳媽走后,黎可可跟著男人一前一后進了客廳。英式的沙發,中間靠墻擺放著四人型長款。

傅堯寒坐了下去,拿了本財經雜志開始翻閱。

黎可可停在左側的單人貴妃椅旁,放慢放輕了動作,緩緩坐下來,生怕打擾到他。

吳媽端來兩碗姜湯,分別遞給黎可可和傅堯寒。“夜深了,小姐先生您們喝完姜湯早點休息。”

傅堯寒:“吳媽您去休息吧。”

吳媽恭謹地點了一下頭,轉身離開了客廳。

偌大的別墅,一瞬間的功夫安靜下來。

黎可可離他比較遠,男人那股與生俱來的氣場,還是令她有些膽怯。

說出去可能都沒人相信,自己愛了三年的男人,到頭來竟然會開始怕他。

換一種方式說,傅堯寒若不溫柔以待一個人,他渾身上下便都是冷的,誰也接近不了。

現在,他對她便沒了以往的溫柔。

黎可可率先打破了這份僵持的安靜,她將盛有姜湯的碗擺在茶幾上,看向傅堯寒的時候,多了幾分恭謹的疏離,“我有點累了,想先上樓休息。”

男人放下手里的東西,起了身。

在她有動作之前,先一步握住她的手腕,帶進懷里,一起上了樓。

進了臥室,關上門的一刻,傅堯寒也隨即吻了下來。

黎可可下意識偏過頭,讓他的吻錯了位,落在她臉頰上。她另一只空閑的手本能推拒撐在他胸膛上,“你這么做,對夏小姐不公平。既然已經訂婚了,喜歡夏小姐,就該好好對她。”

男人突然冷笑了一聲,“那我養著你做什么?擺著好看?”

傅堯寒開了燈,日光燈瞬間將整個臥室照亮。

他低下頭,捏起黎可可的下巴,將她的臉抬了起來,令她被迫看著他。

男人細細打量了她一眼,“你似乎比你母親好一些,至少你知道有婦之夫不能勾引。而你母親,實屬沒有臉。”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涨跌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