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玄幻→ 神仙姐姐下凡來

神仙姐姐下凡來

作者:醉海迷天 主角:葉翰墨  來源:還有

連載付費 逆襲修真都市

《神仙姐姐下凡來》作者醉海迷天,主角葉翰墨。這本小說無論是從故事情節、人物性格,還是作者文筆來看,都深受讀者喜愛,值得一讀。...

1萬字 更新:2020/02/20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
  • 評論

《神仙姐姐下凡來》作者醉海迷天,主角葉翰墨。這本小說無論是從故事情節、人物性格,還是作者文筆來看,都深受讀者喜愛,值得一讀。

免費閱讀

原本雙方已經積壓出火花的精神對峙,被這突如其來的,如同天籟一般的聲音給打破了。雙方均都偏過頭向著聲音的來源看去,一個飄渺仙子,身形似慢實快,數秒鐘穿越大小行星,夢幻般的出現在眾仙面前,女子一身銀白色長裙,白色的水袖上閃耀著點點星光,如云一般慢慢飄動,長發傾瀉如墨,不時的劃過腰間,撩逗芊芊細腰,更加凸顯玲瓏的曲線。女子正是居住在月宮的廣寒仙子;嫦娥。

因為月宮位置并未規劃在天宮界內,也是茫茫宇宙之中唯一一個距離銀河最近的星球。

來到近前,廣寒仙子有些驚訝的看著織女,急忙俯身將其扶起,問到:織女姐姐,你這是怎么了?織女手指指向星魂的方向說道:辛虧嫦娥妹妹來得及時,正是這只妖物在此作祟。我們夫妻二人與黃牛兄弟剛剛還和他們大打出手,卻不料遭到偷襲,我的法力盡失。

廣寒仙子雙目含冰,喊道:你是何方妖物?為何在此作祟?身前的牽牛星沒有回頭,卻咬牙切齒的說道:他媽的,來搶媳婦的!

廣寒仙子周了皺眉頭問道:嗯?搶誰媳婦?

織女低下頭,笑容如同吃了黃連一般凄苦。

黃牛也哀嘆了一聲,拍了拍牽牛星的肩膀。

星魂問道:月宮仙子也要插手此事么?

廣寒仙子看了看身邊這三個人,見到織女和牽牛星都受了傷,便站到織女身前,與牽牛星和黃牛站成一排,周身泛起冰冷的殺氣,沒有絲毫顧慮的選擇了織女這邊的陣營。

星魂冷笑了一聲說道:好啊,一個素雅隨和,一個高貴冷艷,今天我全都要了。

現場氣氛再一次變的低沉,牽牛星低聲說道:多謝廣寒仙子相助,不過,這樣打下去并不是辦法,還請仙子幫在下一個忙。

廣寒仙子點了點頭說道:牛郎大哥但說無妨。

牽牛星道:天庭方向的空間被那怪物給封印了。我們無法上報天庭,天庭也察覺不到這邊的聲響。煩勞仙子去凡間走一趟,取回落入凡間的星石,放回銀河中去,一旦星石歸位,我娘子的法力便可全然恢復,到時候我們夫妻二人法術相融,可合力擊破這空間封印。天庭便可察覺這邊發生的事情。我與牛老弟在此與他們周璇,就算不敵,逃跑也不成問題。暫時不會有什么危險。

廣寒仙子猶豫片刻,說道:好吧,我這就去取回星石,你們小心應付。

織女連忙說道:帶我一起走吧,我現在法力盡失,留在這里只會拖累他們。

由于仙凡兩界之間,有一道仙凡之隔,任何神仙穿越那一道隔膜,本身的仙法都會被自然界封印。雖然凡界在神仙眼里不過如同盆栽一般渺小,可大部分神仙若是落入凡界之中,外表也只能和人類一般無二。但神仙畢竟是神仙,雖然仙法被封印了,肉體和靈魂的力量還是任何凡人都無法睥睨的。所以織女星即便失去了自身仙法,可在人間還是可以攜同廣寒仙子一起尋找丟失的星石。

二人都輕輕的點了點頭,廣寒仙子挽著織女的手臂,二人身形輕輕漂浮,向著蔚藍的星球飛去。星魂面向石子,眼神示意;去追飛走的織女星二人。石子點了點頭,隨即向著飛走的兩個身影快速追去。黃牛剛想攔截,卻被石女陰笑著擋在面前。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的凡界。此刻正是深夜,城市之中有一處堪比逢年過節還要激情沸騰的地方,那就是夜間的酒吧。在不斷閃爍的燈光之下,不知道有多少個男男女女在把酒言歡之中消遣掉各自心中的積攢已久壓力。

就在酒吧之中,一個白衣青年坐在靠墻的沙發之上,雙說托腮,手肘頂著身前的酒桌。自從來到這里,他并沒前去跳舞,裝滿酒杯的酒也似乎一口都沒有減少過。更沒有像很多人一樣融入在著艷麗的燈光和幾乎攝入靈魂的重低音之中。他的眼神透露著消極,似乎全世界都在尋歡作樂,唯有他一個人成了孤獨的旁觀者。

“小墨,來跳舞啊”?劉姐來到男子身邊,親切的拉著男子站了起來,男子示意了一下門口,二人走出了舞廳。

關上了門,門外一瞬間變的安靜了很多。劉姐問到:小墨,你怎么一直都不開心啊。同事們都是因為擔心你把自己憋出病來,這才叫大家一起過來玩的。

男子說道:關心我的其實是劉姐你一個人吧,其實我真的很感謝你。我來上班這么久,你一直像親姐姐一樣照顧我。

劉姐說道:你這說的哪里話,看你一直這樣消極下去,姐姐我實在心疼啊。

男子低下頭哀嘆一聲。

劉姐試著問到:怎么,你還在找她么?

男子點了點頭。

劉姐說到:小墨呀,姐心里一直有些話想和你說說。姐也曾經有過初戀,那種感覺刻骨銘心,真的是不管多少年都忘不了,也放不下。但現實往往都很殘酷,我們公司有過感情經歷的男男女女不下三百多人,他們之中維持著初戀不曾分開的,根本一個也沒有。他們每個人心中都滴過血,曾經都是被狠心拋棄過的人,可每個人心里都很清楚,雖然一切都亂了,但自己的生活是要繼續下去的。那個女孩失蹤了一年多,你就找了她整整一年多。你一天不走出這個陰影,就只會無謂的多承受一天的痛苦。但這樣的苦,不應該由你來承受啊。

男子握著劉姐的手背說道:劉姐,你說的我都明白。但你曾經也經歷過那段時間,你也應該知道,自己若是想不開,別人如何勸解都是沒有用的,我也想擺脫這個陰影,可現在,我還做不到。

劉姐哀嘆一聲。

男子繼續說道:姐,你們玩吧,我想回去了。

劉姐說道:你這孩子,怎么說著說著就要回去了呢!

男子說道:不是的,姐。不知道為什么,這里的燈光忽明忽暗的,我看每個人都像是看到她一樣。男子自嘲的笑了一聲。

劉姐看了男子半天,只好說道:這樣啊,唉!那你,,,。那你今晚回去早點休息吧,明天來公司,我把所有的女同事,但凡單身的都介紹給你認識一下,你看好哪個了就跟姐說一聲,你一天不脫單,姐就一天少吃一頓飯。

男子苦笑了一聲,伸手拍了拍劉姐的肩膀,轉過身向著回家的方向走去。

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從他走出酒吧的時候開始。宇宙中有一顆鉆石一樣的東西,正在向著他的方向快速下落。周身不斷的泛起絲絲閃電。

城市的夜晚,生活節奏混亂的人們,幾乎在凌晨之前都一直保持著喧囂。雖然是晚上,但街道上還是不斷的經過車輛和行人,男子孤獨的身影,一邊走一邊回憶起曾經的過往。

男子名叫“葉翰墨”。隨著斑駁的記憶碎片涌入他的意識之中,他回到了高中時侯。

身前是一張畫板,畫室之中被圍觀的參考對象是一個半側臉的“大琴女石膏”頭像,而他在素描紙上畫出的,卻是一個半側臉,略微低下頭的女孩兒,女孩兒長發如瀑,正在認真的畫著她的作品。當教室中其他同學一個接著一個發出笑聲的時候,女孩兒疑惑的站起身子向著他的方向走來,當她看到畫中那個披著一頭柔軟飄逸的長發女孩子時,她的臉慢慢的浮現出一抹桃紅。

夕陽之下,放學的路上飄落片片黃葉。葉翰墨小跑著追上正在行走的女同學,二人一邊走,一邊相互對視,葉翰墨壞笑著伸手牽住女孩兒的手,女孩兒猝不及防,掙扎幾下無果之后,便埋下頭任由葉翰墨牢牢地牽著手繼續前行,長長的小路之上,葉翰墨在左,女孩兒在右,前方道路右側停著一輛小轎車,車后有六個男女同學,不知道為什么都站在路邊的草叢里,每個人身前都坐立一臺立式風扇。電源接在小轎車之中。當二人慢慢走到他們附近的時候,同學中有一個人帶頭喊到:三,二,一,開機!六個同學一起打開風扇,風頭指向路面,吹走一部分地上原本鋪著的一層秋葉,而留下的一部分秋葉卻被黏在地上,拼湊成一個心形,心形中間寫著一排大字:小雨學妹,小墨喜歡你。女孩兒的臉一瞬間變的通紅,狠狠地掐了一下葉翰墨腰間的肉,皺眉低聲嗔怒到:老娘是你的學媽。

畢業之后,二人以為得到了長久陪伴彼此的機會,卻因為工作而不得不白天分開。上班的時候百抓撓心,時刻惦記的對方,為什么時間總是過得這么慢!晚上再重聚。談心的時間總是在下班以后,和睡覺之前,“時間”為什么時間總是過得那么快呢?!

日復一日,太陽升起又落下,地上厚厚的一層積雪又融化。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女孩兒的情緒開始變得低落,某一日她告訴葉翰墨說:我離職了,葉翰墨關切的問道:是不是工作不順心?女孩兒說:不是。葉翰墨安慰著說:沒關系,那就好好在家休息幾天吧。第二天清晨,葉翰墨給女孩兒做好了早飯,一個人靜悄悄的的出門上班去了。甚至害怕吵醒女孩兒,他并沒有穿上拖鞋。

那是一天下午,公司之中。葉翰墨對同事說:我女朋友最近不太舒服,我要早些回家。而回到家之后,女孩兒還在床上躺著,背朝著葉翰墨,葉翰墨問道:吃飯了沒有?女孩兒沒有回答他。片刻過后,女孩兒坐起身子,似乎剛要說話。葉翰墨急忙問道:睡醒了,吃飯了沒?沒吃的話,我這就去做。見到女孩兒搖了搖頭,葉翰墨笑著走進了廚房。

那是一個晚上,葉翰墨的呼嚕聲吵醒了女孩兒,女孩兒情緒很是激動,叫醒了葉翰墨,說到:你睡覺可以不打呼嚕么?然后不滿的重新躺下身子,葉翰墨苦笑著本想開句玩笑,但見到女孩兒就算閉上了眼睛,卻依舊緊皺眉頭。葉翰墨只好理解的輕輕親了女孩兒的鬢角,默默走向客廳,在沙發上輕輕的躺下繼續睡去。重復著每天早上必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做早好飯,躡手躡腳的推開門,走出房間,最后小心翼翼的關上房門。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涨跌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