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贈君一場空歡喜

贈君一場空歡喜

作者:菲悠揚 主角:姜夕江沉壁  來源:言情小說吧

連載付費 架空短篇

《贈君一場空歡喜》作者菲悠揚,主角姜夕江沉壁,這本小說的魅力在于,取材新穎,內容不俗套,主角人設受讀者喜愛,作者寫作手法嫻熟,善用伏筆,使人回味無窮,極佳好文,值得推薦。...

5萬字 更新:2020/02/20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
  • 評論

《贈君一場空歡喜》作者菲悠揚,主角姜夕江沉壁,這本小說的魅力在于,取材新穎,內容不俗套,主角人設受讀者喜愛,作者寫作手法嫻熟,善用伏筆,使人回味無窮,極佳好文,值得推薦。

免費閱讀

姜夕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她并不知道身邊的船夫便是江沉壁。

她一步步跟在陰司的后頭,踏上孤島便嗅到一陣血腥味,十分刺鼻,令人作嘔。

孤島十分的荒涼,寸草不生的土地上遍地覆蓋著黑色的土壤,土地里時不時會往冒幾只骷髏手,十分滲人。

姜夕走在土壤上,望著那一雙雙冒出來的手,嚇得絕美的臉龐涔出一層薄汗,原本白皙的臉蛋慘白跟一張紙似的,沒有一絲血色。

她死死的抓住衣角,緊緊的跟在陰司身后,深怕一不小心會被骷髏手抓住墜入深淵。

一步步向前走著,再往前走便能看見一座高塔聳立云霄。

高塔前站著兩位身穿金色盔甲的天兵,他們筆直的站在那里,雖說面無表情,但卻十分的滲人,讓人恐怖的不是他們的面容而是他們的氣勢。

雖然長相平凡,但那雙眸子似一面鏡子,亮得驚人,他們朝這個方向望去,發現一男一女正往他們走來,冷斥道:“來者何人。”

走上前來,陰司彎腰鞠躬的朝天兵畢恭畢敬的行了禮:“兩位大人,這是新到的罪奴。”

“這罪奴所犯何事。”

兩位天兵冷冷瞥了一眼躲陰司身后的姜夕,開口道。

那眼神嚇得他直哆嗦,獄海的天兵是最無情,最冷酷的仙人,他不敢直視他們的眼睛,將怒氣全部撒在了姜夕身上。

“這賤奴盜取神器天機鏡,罪惡深重,特被貶下凡來獄海受罰。”

話落,陰司轉過身來惡狠狠抓住她的手臂推著她走到天兵面前。

“賤奴,還不趕快跪在向大人行禮。”

一聽這罪奴盜取天機鏡,兩位天兵臉色微變,他們望向她多了許些同情與憐憫。

昔日的姜夕上仙是如此的善良,還曾搭救過他兄弟倆,而如今確落得如此下場,真是可憐。

見姜夕還傻傻的站在那里,陰司一怒之下一腳狠狠的踢在她長腿上。

劇烈的疼痛感侵蝕著神經,她承受不住雙腿跪在了地上。

“大人,這賤奴不懂規矩,我替您教訓了。”陰司笑得特別難看,一臉討好的說道。

兩位天兵相視看了一看,鑒于他倆的身份,他們不敢明顯的幫助她,開口道:“既然這罪奴是犯了錯來到此處,那便交給我們,你先下去吧!”

“是,是,小人這就離開。”

話落,他躬身點了點離開了。

見陰司走遠了,天兵臉上嚴肅的表情緩和了許些,他倆攙起地上跪著的姜夕,開口道:“姜夕仙子,你還好嗎?”

姜夕抬頭一望,心里有些詫異,為什么獄海的天兵會如此關心她,明明她不認識他們,她現在如此落魄,擔不得仙子二字,她頷首低眉開口道:“我現在只是一介罪奴,上仙莫在取笑我了。”

“不,我們兄弟倆并無此意,姜夕仙子可還記得牧漁村那兩個孩童嗎?”若不是您救了我倆,我倆早就葬身在妖獸的口中了。”

“牧漁村,孩童。”姜夕喃喃道,神情迷惘,她努力回憶著往事,可記憶里并無這件事情。

“上仙大概是認錯人了吧,奴一直深居在白鹿山,從未去過那個地方。”姜夕低著頭,讓人看不清她的神情。

這句話讓兩位天兵微微一怔,他們朝姜夕開口道:“大概是時間太久遠,仙子不記得了。”

見姜夕沉默不語,他倆心里也不是滋味,繼續開口說道。

“如今仙子落難,兄弟二人也幫不上什么忙,只能盡些微薄之力,來抱答仙子的救命之情。”

“仙子請跟我們來。”

天兵兩人攙扶起跪在地上得姜夕,她魏魏顫顫地從地上站了起來,腿上傳來疼痛時不時在提醒自己現在的處境,她現在不是鳳凰一族的公主,只是一個卑微的賤奴。

盜取天機鏡,勾引魔族君主,放跑上古妖獸的一介罪奴罷了。

她自嘲的笑了笑,一滴晶瑩的淚水從眼角劃落漫延至嘴角邊,原來眼淚如山花的莖葉一般苦澀。

一步步走向塔里,濃濃的血腥味沖入鼻口,讓人忍不住想嘔吐,塔中一共有一百零八層,每一層的刑法都不一樣,天兵只能找一個刑法微輕的地方,讓她宿在那里。

思來想去,第一百零一層刑罰最輕微了,那里除了冷一點,并遭成不了其他傷害。

天兵帶著姜夕一步步踏上階梯,每一層看到的景象,都十分的血腥慘忍,她很難想象這里的罪奴是怎樣活下來。

尖銳的慘叫聲震耳欲聾,那一件件古怪鋒刃的刑具一刀刀刮在他們身上,鮮血從鋒刃上劃落滴入血池。

這一幕幕嚇得姜夕不敢再去觀望,她嚇得全身無力,腿腳發軟,走路時很不穩當,像大海的一艘破般,被海浪沖擊跌跌蕩蕩。

她希望能快點到一百零一層,不想在見到這樣的場景,她真的受不了了。

每見到他們凄慘的模樣,姜夕心里泛一層悲涼,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活在這世上,她是個罪人,活在這世上只是為了賒清罪孽。

她犯下的錯她應該承擔,落到今天這個下場,怨不得別人。

她很想哭一頓,但眼淚卻怎么也流不出來,她想她的心早已經死了吧,在沉璧騙她的那一刻,在師傅拋棄她的那一瞬間,如今她想的是好好地活下去,不管經歷多大的挫折和苦難,她都要好好活著,茍且偷生的活下去,為了那些曾經愛她的人。

到了第一百零一層,一眼望去是無盡的冰川山原,冷風呼嘯猶如巨大的野獸在嘶吼般,刮的臉蛋生疼。

冰天雪地的寒冷凍入骨髓,還不到片刻,手腳就變得有些僵硬,姜夕雙手搓了搓,冷除了冷還是冷。

“仙子,這一層是冰獄,懲罰最輕的一層,我兄弟倆只能幫到這里了,這都得靠你自己運氣了。”

“多……多謝上仙。”

“不用客氣,若是仙子想在這一層活下去的話,首先要和這里的人處理好關系。”

“我知道了。”

“那我們先告辭。”

望著一望無際的冰川,只有雪花在天上飄揚,姜夕裹裝衣領,吐出一口濁氣,只見黛眉下長長的睫毛結了一層單薄的冰霜,她低頭朝前方行走著。

偌大的冰川像一面鏡子一樣,能夠清晰倒映出她狼狽的樣子,她低頭俯視著自己的樣子,吸了吸鼻子,朝鏡子中的自己勉強笑了笑,那個樣子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她一步步向前走著,冰川的路很滑,她一步一步小心翼翼邁著步伐向前走著。

天很冷,凍得她手都是發麻的,白皙的皮膚因為寒冷變得醬紫,聽天兵說這附近有人,她想如果能找到人的話,說不定能在此地借宿一晚。

寒冷的風像失了心智的野獸,四處刮著,不分時間地點,好像有使不完的精力,吹的姜夕眼睛看不到方向。

她不知走了有多久,總感覺時間過得很漫長,她感覺自己又餓又冷,因為被貶為凡人,連體質也變弱了些。

這讓她想起了小時候那時候的她還羽毛還未長成,白鹿山一整年都是冰天雪地,很少能看見春天的景色。

第一次見師傅的情景,是她偷偷跑出去玩,那個時候穿的很少,躲在一個小山洞里避寒,醒來時卻發現一位少年正看著她,雙眸散發出寒冷的氣息,像萬年不化的寒川一樣,讓她看著有些嚇人。

這個時候她還不懂事,朝她開口說了一句你是哪家的少年,長得如此俊美,不如以后做我的上門夫君吧。

他只冷冷的說了一句,鳳凰一族的姑娘家見到郎君都是如此調戲嗎?

一想到這個場景,姜夕忍不住輕笑了一聲,想想當時自己膽子可真夠大的。

她望著一望無際的冰川,思緒沉溺在過往。

后來才知道他是上神連玥,當時爹爹還訓斥了她一番,帶著她去神族賠禮道歉。

可是神魔大戰之后,鳳凰一族全部犧牲了,爹爹英勇犧牲,娘親不想活在這世界上,鳳凰一族就只剩她一個人孤零零的。

后來她遇上了那位少年,他說他要收她為徒,大概是因為神族對鳳凰一族的虧欠吧。

她曾喜歡師父,喜歡她對她的關心,喜歡他的體貼,喜歡看著她那寵溺的眼神。

可那種喜歡僅僅只是單純的喜歡,不是愛。

后來遇上沉壁之后,她才明白什么是愛,她好像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見不到他會想念,整個人好像變傻了一樣,從此開心是因為他,歡喜是因為他,連難過都是因為他,難道這是她的情劫嗎?

她閉上眼睛,眼里的淚水早已干涸,但心依舊是那么的疼,欺騙的感覺就宛如刀鋒在心口一樣一刀一刀的在割著。

回過神來,她不愿意再想起有關他的一切事情,她想把這一段記憶塵封在過往之中,隨著時間漸漸淡去。

她想,若有來生,只愿他與她像彼岸花一樣永生永世,不復相見。

冰川的風冷得讓她直打了個哆嗦,她想如果在這繼續找不到人家的話,她可能會死吧。

這樣也好,除了爹爹和娘親,這世界上在無人牽掛她了。

爹爹娘親,你說你希望女兒能開開心心的活下去,可是女兒真的累了,女兒想歇一歇。

姜夕心覺得好累,她拼了命的想睜開眼睛,可是意識漸漸渙散,她仿佛看到了又好多人,有師父,有爹爹和娘親,還有自己的萌寵。

他們正在向笑著看著她,她想睡下去,這樣的話至少在夢里結局是圓滿的。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涨跌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