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QQ1234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玄幻→ 上神徒弟是病嬌

上神徒弟是病嬌

作者:平戈 主角:崖香落羽  來源:瀟湘書院

連載付費 病嬌甜寵文

《上神徒弟是病嬌》作者平戈,主角崖香落羽,該小說情節引人入勝,作者將伏筆與其中的一些小細節描寫的非常完美,總能給人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愛閱讀的朋友千萬別錯過這篇小說哦!...

2萬字 更新:2020/02/13

在線閱讀

  • 讀書簡介
  • 章節目錄在線閱讀
  • 評論

《上神徒弟是病嬌》作者平戈,主角崖香落羽,該小說情節引人入勝,作者將伏筆與其中的一些小細節描寫的非常完美,總能給人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愛閱讀的朋友千萬別錯過這篇小說哦!

免費閱讀

“你酒量不差,但這酒還得慢慢喝。”菘藍抬手掩袖輕抿一口,也覺得這酒甚烈:“果然非同凡響。”

“這更是讓我好奇了,你此番去人界到底遇見了什么。”

“其實也不過見了些沒見到的東西,但眼見總好過揣測,你可想去看看?”

“人界……”崖香垂眸念了一句站起身:“就不去了,這酒上頭得緊,本尊得回去睡睡。”

看著她搖著朱紅色的衣裙走遠,菘藍一口喝完了杯子的酒,平白地嘆息了一聲:“你啊……何時能回頭看看呢?”

人界的這個時辰天已黑盡,但在這個永遠暗無天日的地方,看到的只有無窮無盡的黑夜,連一絲星光也沒有。

沒有使用法力,她獨自走在黑石路面上,腳尖和***在一起跳舞。

外人都言她只愛修行,別的什么都入不了眼,卻不知她已經將那些喜好都埋入心底,因為無欲無求才能無敵。

這段路很短,短到她心里的曲子才將將過了一段就停了下來。

一般到了這個時辰,在赤云殿服侍的魔族都已經退下歇息,不敢發出聲音打擾到她。

但今天不同,正殿外的臺階上坐了一個白色的影子,在不太清晰的視線里小小的一個。

“是誰?”

崖香的眼睛里已經有了醉意,便也沒了平日雷打不動的架勢,直接揮袖祭出一團光球打過去。

那團白色的身影不躲也不閃,坐在那里靜靜地看著那團朝著自己面門而來的光球,直到在接近他臉時,這才被看清了模樣。

“該死!”

她即便有了醉意,但渾身的真氣和法力卻不是虛的,一瞬間就飛身出去,提著那白色身影到了一旁,看著那團光球打在了空地上。

落羽對她這個動作很是驚訝,看了一眼她立即就松開自己衣領的手:“尊上今日回來得有些晚。”

“你在等?”

“嗯。”落羽理了理自己被扯得有些歪歪扭扭的衣襟,這才站直了身體,雙手攏在寬大的袖子垂了垂頭:“因為尊上一向休息得早,但今日過了時辰還沒回來,所以我有些擔心,便在此處等著。”

“擔心?”崖香難得的笑了一下,朱紅色的唇在殿前的燈籠下有些醉人:“擔心什么?”

落羽垂著的臉看不清表情,但聲音卻是極致地輕柔,如同那落在浮塵上的羽毛:“許是我關心則亂了。”

嫌棄這里的燭火不太明亮,崖香指尖燃起一團火,照亮了他的側臉。

落羽并沒有因為這團火有任何的動作,仍然是保持著原先的***站著。

崖香抬手摸向他臉上那道被自己劃破的傷痕,在臨近傷疤時卻停住了手:“神造成的傷是無法復原的,哪怕你是血族。”

“我知道。”

“那你可記恨本尊?畢竟你這張臉長得著實不錯。”

落羽慢慢抬眸看向她,眼神輕輕地落在她剛收回的手上,嘴邊擠出一個蒼白無力的笑容:“我這條命都是尊上的。”

“無趣。”

不知是哪里惹惱了她,她突然拂袖而去,落羽站在原地有些無措,她怎么會是這樣的反應?

慢慢走回寢殿,崖香坐在窗口看著半空,越發覺得這里的夜色無趣,便直接右手掐訣,左手調動靈力,合力打向天上。

本來還是暗黑一片的半空亮起了絲絲星光,那些星星調皮地朝著她眨了眨眼睛,化為流星一道道劃過天空。

這里萬年來第一次有了夜色,也有了星空,引得不少魔族悄悄遁出來觀看。

比擬著人界的狀態,崖香幻化出了一片璀璨的星光,在那溫和的月色下揚起下巴:“這樣才對嘛。”

落羽看著頭頂上的盛況,腳下的步子卻不知不覺地挪到了造出盛景的她附近,正好看到她坐在窗邊半仰頭的樣子,和那漫天星辰合為一體。

“我還以為是誰呢……”菘藍踩著半醉不醉的步子飄過來,帶著點風流男子的氣息抬手靠著窗柩:“原來是你。”

“你怎么來了?”

“魔界多寂寥,今日突然看見盛景,便想著來看看是誰如此大膽在我魔界施威。”

一把拍開他擋著自己看景色的身子,崖香枕著太陽***面無表情道:“然后呢?”

“然后瞧見是你,讓我著實驚訝了幾分。”

“哦?”

她并不上揚的語調聽起來并沒有多大的興趣知道這個問題,但他還是慢慢說道:“雖然我不太守矩,但你一向恪守規矩,是斷然不會做出這樣引發嘩然的事兒。”

“本尊位列上神數萬年,你又能知曉幾分。”

說完她便收回了法術,本來還璀璨的天空瞬時黯淡,恢復成一片無邊的死寂。

“走吧,本尊要就寢了。”

菘藍早已習慣她這副永遠都不冷不熱的態度,所以也不再打攪她準備轉身離去,這一轉身正好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落羽。

他還是和之前一樣瘦弱,甚至還多了些楚楚可憐的意味,但始終忌諱著血族這個身份,所以菘藍只是閑庭信步地走過去:“你家尊上要休息了,她可不喜有人叨擾她。”

“不會吵到她,我只是在這里靜靜的站著。”

“就站著?”

“是。”

“一晚上?”

“是。”

菘藍有些不相信地從頭到腳打量了他一下,甚至還伸手拍了拍他那看起來擔不起任何重物的肩膀:“她不是個愛苛責待下的,你大可不必如此。”

“這是我自愿的,還望魔君成全。”

看到他那雙沉著又不起波瀾的碧色眼睛,菘藍第一次有了危機感,這個血族可能會攪動風云。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股票涨跌依据